阿钪Sc.

企鹅2361330403
欢迎找我van(bushi

受不了的已经无法随之翩然零落的回忆


「shinene——消逝之语」

可爱困困的点文

@眠困る@御ぽむちゃん推し。

[shin×ene食向]

虐(o)虐(o)虐(c)死他们(

_

*

        无法触碰的黯淡的视线匆匆扫过我所处的狭窄空间,挟着无尽厌恶之意。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失神似地蜷缩到角落,缓缓伸出那只接近透明的右手,愣了神。

        现在的这副躯壳啊……真是健康过了头,却又太过机械。

        我想颤抖,可是我无法做到。

        还有什么是能做得到的呢?连哭泣也不能。

        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当下的形势告诉我——

        我就要消失了。

        好似是被突然推进未知的深海,彻骨的海水束缚着我的「呼吸」。

        我已经失去这种心情很久了。

        上一次以为自己「死定了」「马上就要消失了」是什么时候呢……

        明明……都已经死掉了啊……

        那么现在的这副数码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心脏早就已经停止跳动了……

        可是胸部,似乎还有什么在隐隐作痛,不断撕裂,如同烈日下柏油马路上的一块薄冰,迅速幻化成透明的水蒸气,波动了不远处沉寂的树木,氤氲的气流晕染开来。

        那时候的记忆……没想到我还留存着啊。

        我扯出一个笑容,注视着渐渐褪去的右臂,几乎同时和那个莫名而冰冷的声音一起说出:

        “一小时零四分。”

*

        那也是一个无尽的八月某日。昏暗的房间被电脑屏幕渗出的微弱光芒勉强填喂。

        透明的屏幕,厚实而坚硬,将我所有言语都无情拦下。我能异常清晰地感受到勉强钻过去,到达那边的只言片语是如何被漠然的回复揉碎的无奈之意。

        “主人~~~今天可是个大热天哦~~~”

        “傻子才会出门吧。”

        “呐呐~主人真是恶趣味啊~看这种东西~”

        “我做什么事怎么想也和你没关系吧?”

        “哈哈~关——掉——了——哦!”

        “你到底想干什么!!!”

        屏幕那边抓狂的黑发男生,用他挤满怒气与烦躁的目光瞪着我,我只感到躯体僵硬了一秒钟,随即幻变出一种比他更凶恶的模样吼道:

        “你懂什么?!你这样下去是不配拥有未来的!!!”

        空气凝结了几秒钟,我错愕地对上他的视线,随即屏幕外一片漆黑。

        我……变得很让人讨厌吗。

        轻轻捏了捏手心,却意外扑了个空。

        淡蓝色光线散播下,我清清楚楚地目击了右手消失的过程。

        怎……怎么回事?

        我清晰地感觉到由无数枯燥繁琐却井然有序的数码构成的躯体开始变得混乱,我被“滋滋”的电流声扰乱了原本就混杂的思绪。

        但我非常清楚,那个时刻真的就要来了。

*

        恍若梦境一般,再次「梦」到那个声音。

        不是男人的声音,不是少女的声音,不是老妇的声音,不是婴孩的声音。

        无法辨别出声调的话语,利刃般斩碎这个空间的寂静。

        “呐~”

        “根据女王的愿望,你已经失去实现愿望的资格了~”

        “非常抱歉啊~”

        “女王的愿望可是比你们谁的愿望都要来得重要呢~”

        “那么,你还剩两个小时的时间……”

        “请好好享受吧~在这个悲惨愚蠢世界最后的时间……”

        就像在薄暮中悄悄浮现又匆匆散去的小把戏一样,那个噩梦般的声音忽的消失了。

        我不明白话语里的字词,但是我心里油然升起了一种虚无的归属感。

        因为我,是不会做梦的。

        这时,一捧耀眼的光从屏幕外闯进来,照亮了我枯竭昏沉的情绪。

        是伸太郎!他起床了!

        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顶着鸡窝头的少年,我想,如果我还拥有自己原来的身体,我一定会哭出来的吧。

        我承认,那一刻的他,看起来的确很帅。

        要不要告诉他,关于我会消失的事?

        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在他眼里,我本身就是个诡异的存在,告诉他更诡异的事,我想他怎么也不会信吧?

        而且我想,他巴不得我尽快消失才好。

        但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后相处的时间了,我看着变成数码方块,逐渐散去的右手指尖,轻轻叹出一口气。

        最后的时间啊……该说说什么呢?

        我哭不出来,我感受不到真真切切的恐惧。我能做的,或许就只有用那颗无论怎么也不会昏睡过去的电子大脑,反复咀嚼着警告的词句,屡次斟酌着告别的言语。

        这副身体……我已经受够了啊……

        坚硬过头了吧,甚至有点无情了……

        与他一起度过的空旷的每一日,和他拌嘴,令他难堪。

        我这样做,不只是受那孩子的拜托吧?

        这一年下来,我不记得有多少次,将面前的少年,和那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已经……再也见不到了……

        他们……都无法再见到了……

        那么剩下的这个人,将会是我最后的依靠。

*

         “烦死了啊!你这种家伙干脆消失吧!”

         啊啊、这下连最后的支柱也倒下了呢。

         “三十七分。”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再次袭来,我已经像个失去灵魂的空壳一样,麻木的双眼盯着这个冰蓝色的空间。

         从一开始,这就是错的吧?

         我,榎本贵音,在两年前的那一天就应该死去,然后投胎转世,哪怕下辈子是只小狗什么的也好。

        不应该以这种方式苟延残喘啊。

        这到底是为什么?

        即使是这个世界的某处出了故障,让我在电子世界里寄生下去,哪怕是永生,永远不会死去也好。

        为什么……又要再一次掠夺走我仅剩的一点儿东西?

        这一次,可不会拥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我大概真的会永远消失的吧。

        屏幕外漆黑的世界不断警醒着我:

        “已经无法再见到了。”

*

        “二十三分。”

        原来在这个理性的数码世界,我还能感性地感知到时间的流逝。

        我在这最后的最后啊,竟然还痴痴地乞求着一件事。

        双腿已经如同稀薄的云翳般散去了,发丝也一根根褪去存在过的痕迹。

        已经……没有时间了啊……

        “……即使想要传达,有时候都会来不及。现在的话一定来得及。”

        “所以,请拿出勇气来。”

         ……

        同样的错误,我不想犯第二次啊……

        可是即使还拥有那样的勇气,我也已经没有机会了。

        “十七分钟。”

        真是没用啊,我这个人。不断让人失望,不断被人讨厌着。

        “十二分钟。”

        拜托,伸太郎,请打开电脑。

        “十分钟。”

        脑海里突然蹦出以ene的身份与他初识的那几天……

        那个时候,他看上去比现在还要消瘦一点,黑眼圈比现在更浓,不过一样窝囊好欺负。

        也一样……令人感到心碎。

        尽管我没有心脏。

        明明……之前的他不是这样的,哪怕是那样高高在上,对任何事都不屑一顾。

        明明……之前的我也不是这样的,我……

        “三分钟。”

        算了,拜托了,求你了。

        近在咫尺的屏幕外依旧是空洞的暗黑色,吸收了所有的光亮,洋洋自得着。

        “两分钟。”

        两分钟完全足够,拜托让我传达出去吧,在这最后。

        “一分钟。”

*

        黑色,果然是最绝望的颜色。

        我的目之所及,已经被漫无边际的黑吞噬。

        ……

        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已经必须离开了。

        我真是没用啊,让这样的事重演。

        伸太郎,对你的感谢与担忧之情,我想已经传达不过去了。

        稍稍……有点喜欢上你了哦。

        这点,在这最后,我想我也可以悄悄承认的吧。

        很抱歉,还是没能将你带出来。

        非常抱歉啊……

        今后也一定要……

*

        八月的某一日依旧持续着。

        空调哈出的冷气微微撩起了窗帘,强烈的光线趁虚而入,在少年熟睡的面孔上晃荡。

        “……别走。”

        “不要说这么寂寞的话啊……”

        “不要离开我啊……”

        ……

        坐到电脑桌前,打开主机与显示屏,拧开可乐瓶盖,熟练的动作一气呵成。

        嗯……一切看起来与以往没什么两样。

        “喂?”

        “还在生气吗?”

        空调微微的鸣声回荡在这个昏暗的房间。

        “啊啊、我道歉。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所以,你快出来吧,别再生气了啊喂。”

        一动不动的电脑桌面沉默良久。

        少年轻轻叹出一口气,好像有些轻松,又好像有些失落。

        没错,一切看起来与两年前没什么两样。

        无尽的八月的蝉鸣依旧聒噪着,只是有些东西,再也不见了。

        再也见不到了。

FIN

-

「伸文——关于我们没能一起度过的那个季节」

「如果那天你没有做出了那个选择 现在的我们 会是怎样的呢?」

「谁知道啊 那样的事……」

那天你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 化作夏末渐弱的蝉鸣消散.

「那样的事 可真让人在意啊.」

「关于你的事.」

关于我们没能一起度过的那个盛夏.

斜阳滴落到一起走过的那条小道 渐慢的脚步踏碎沉浮在柏油马路上的雾气 伴随模糊的话语褪去.

“哥——哥!”

“啊啊啊!”伸太郎大叫着睁开眼 对着面前的女孩子无力地嘀咕着,“大清早你嚷什么呢……”

“谁嚷嚷了!我都叫了你五遍了!”桃一把掀开伸太郎的被子,“明明大家昨天都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出去玩!居然赖床!哥哥真是笨蛋!”

“谁要和那样一群奇怪的家伙出去玩啊……”

然而 这所有的抱怨都是无效的.

“给你五分钟收拾完毕!不然……后果自负!”

“砰!”

房间安静下来.

「啊啊啊这么热的天谁会傻到出门 我一定会死的吧……」

「明明前两天经历了那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不能让人好好休息的吗!」

虽说这样抱怨着 可是伸太郎还是往身上套衣服.

没错 尽管这段时间发生了一连串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可是 所有事看起来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电脑里住进一个莫名烦人的家伙、很久不出门的自己被迫出门、在百货大楼遭遇绑架事件、加入一个奇怪的团体、了解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红曈」的事情、体验了死亡与轮回……

那些如幻如梦的体验缠绕着他的身躯 令他苟延残喘.

而如今 这一切看起来终于结束了.

可是心底好像还残存着一个缺口 那个缺口攀附着细小的裂纹 通向他的大脑.

“夏天来了呢……”

“我头脑不太好嘛……”

“伸太郎……”

“伸太郎——”

蓬勃的热气氤氲在城市内部 微醺在裸露在烈日下的皮肤四周 强光压着人们沉重的眼皮.

不远处 几个依稀可辨的身影在散射下来的日光中摇摇晃晃 就连那呼唤声也腐蚀着伸太郎的耳朵.

“啊……知道了 我看见你们了啊.”伸太郎有气无力地应着 根本不想抬头与强烈的日光面对面.

“真是的 哥哥也太慢了啊!”桃甩甩发尾 带着责备的目光射向大口喘着气的伸太郎.

“小如月真嫌弃自己的哥哥呢~伸太郎也太可怜了吧~”鹿野半闭着眼 轻轻拍着伸太郎的肩膀戏谑地说.

“你这家伙害得我们在烈日下晒了多久啊!”贵音抱着双臂 冷笑道.

“喂喂……有没有搞错 提出要出来玩的可是你们诶!这种鬼天气……”

“好了 好了.”木户轻咳两下,“既然人都到齐了 那就快出发吧.”

“是啊 再说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伸太郎呢.”濑户笑道.

“那个、终于要出发了吗?”茉莉问道.

“是呢 茉莉 我们终于可以出发了噢.”濑户笑着揉揉茉莉的头.

“那个、今天去的地方是游乐场没错吧?”抱着速写本的少年轻声说.

“你这家伙……记性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他身旁双马尾的少女忍不住吐槽道.

“啊哈哈……”

“好了 大家快走吧……先去墓园……”

“墓园……”

……

“伸太郎!”

“啊啊!”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他一跳 他抬起头 尽量压住怒火说,“喂喂 你不要突然吓我好吗?”

“啊……抱歉抱歉 我叫你一直没反应呢……”

暮春的教室里 隐隐发作的温度拨乱了情绪 窗外跌落满地花的残香 沾在那轻轻摆动的围巾的流苏边上 挠着他的鼻尖.

“阿嚏——”

“喂 你离我太近啦!”伸太郎挠着鼻子 站起身 向后退了几步.

“啊……对不起对不起!”文乃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握住双手弯下腰 几缕发丝从围巾里滑落出来 翘动着染上几抹斜阳.

“也、也不用这么道歉吧……”伸太郎有些慌乱地揉揉头发 目光不自在地飘向窗外.

晚霞浸染了云翳 细碎的树影落在少女的笑容上.

“啊啊、回家吧.”

“总算到了!”

伸太郎回过神 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墓地里.

“喂喂、不是说好去游乐场吗 怎么来这儿啊!”

“笨蛋哥哥!我们刚刚就说好了啊!”桃扶着额头,“先去墓地 拜访一下初代团长!”

初代团长……

伸太郎回想起那个飘着半透明窗帘的房间 夕阳下照片里她的笑容 心里不由狠狠一抽.

“大家一个一个来吧.”

“那我先……”

……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 伸太郎片言只语都没有留在脑里 占据他的思绪的 只有那个一年四季都戴着茜色围巾的小小的、笑着的英雄.

那样的她……自己是什么时候了解的?

或者说 自己真的了解吗?

“哥——哥 到你了!”

伸太郎被桃的呼唤声拉回现实.

面对着那块冰冷的灰色墓碑 伸太郎却扯不开嘴角.

时间很静 很静 仿佛一晃过了好多年 也仿佛一晃回到好多年前.

风柔柔地抚着每个人的脸庞 就像那茜红色的围巾 曾经融化了那空洞生硬的红曈.

“你终于醒了呢.”

伸太郎刚睁开眼睛 被风撩起的柔软朦胧的窗帘在他的脸上游荡 有异形的情愫在那双对视的红曈里一闪而过.

“文乃!?”

伸太郎一紧张 直接坐了起来 头与窗台撞了个正着

“啊……话说啊 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伸太郎揉着额头 不愿去直视那红曈 盯着地板问.

“这是一个 不能说的秘密噢.”女孩浅浅勾唇 眨了眨双眼 将食指轻贴于嘴唇上.

“你这家伙啊……”伸太郎吸了口气 却将满屋子的花香锁进体内 融入那满目疮痍的回忆.

“这是……什么花?”  

记忆中坐在窗边的小小女孩的身影将不经意间落到自己头上的花瓣取下 放于鼻尖嗅了嗅.

“我怎么会知道啊……那种东西……”伸太郎不耐烦地撇撇嘴 胡乱地将耳机塞入耳洞.

「笨蛋!别随便碰人头发!」

「该死……脸怎么红了……」

“呐 又怎么了?”

“啊 伸太郎同学!我昨天查了一下 这种花的花语是夏天哦!名字叫……”

名字叫?

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夏天到了呢.”

……

“伸太郎同学的记忆力一直很好 没想到居然会忘记这个呢.”文乃闭着双眼站在飘着窗帘的窗前 任凭风肆意卷起她围巾的流苏边.

“啊……抱歉.”

“我啊……一直都很想问你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文乃依旧微笑着 没有作出任何回答.

“如今的我真的很了解你了吗 嘛……这个问题也只有由你来回答了.”

“为什么……要选择那样的方式离开……离开我身边……”

“是呢……以前的我头脑很好 却不够聪明 没能明白 也从未想过要去理解你的言语 你的笑容 你的泣颜.”

“很抱歉啊……那样的我……直到最后一刻也没能陪在你身边.”

“你这家伙啊……其实也很想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个夏天吧.”

“和我一起……也可以吗?”

有淡淡的风跨进来 撩起那半透明的窗帘 窗帘遮住的脸庞时隐时现.

有一粒小小的东西闪到了伸太郎的双眼 映着树梢苍茫的暮红 沉浮着的某些碎片拼接在一起.

那是她的眼泪啊.

“伸太郎.”文乃的呼唤声在耳廓不断下沉 伸太郎却动不了 汗水浸湿了他的衣服 他只能呆瞪着双眼 眼睁睁地看着那窗帘抚着的身影化作清风.

“那个夏天的故事 你了解到了吗?”

「目测应该是懂了差不多了啊.」

“我的心意 你接收到了吗?”

「是那份无法释怀的心情吗.」

“那种花的名字 你记起来了吗?”

「是叫做「夏」来着吧.」

是……这样吗?

盛夏蝉声此起彼伏.此时 某个门牌号为107的房间内 有什么东西在轻轻骚动着.

“啊 你终于醒了啊.”

伸太郎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濑户的脸.

“伸太郎君 早安~要不要吃点早点呢 我们刚带回来的饺子 味道很不错~”鹿野拍拍手 冲他笑了笑.

“喂你这家伙 捉弄过头了吧 都下午三四点了……”木户瞪了他一眼.

“主人~”

“哇啊啊啊啊啊!!!”

“哥——哥!你大叫什么!”

“ENE……不榎本她……”

“哎?我就是想看看伸太郎你有没有失忆嘛~”

“居然在扫墓时晕倒了……”

“啊啊啊有这回事?!”

“话说 还去一次吗?”

“这次就算了吧 这家伙身子虚啊……”

“谁……谁身体虚了!”

“那、那个……”

“嗯?”

“贵音……你为什么要叫伸太郎主人……”

“啊那、那个是……”

“大家 茶泡好了哦……啊——”

“哗啦!”

“啊非常抱歉抱歉!”

“没关系的 茉莉 大家一起出去买就好了.”

“说得没错 茶杯摔碎了 大家一起去买就好了.那其他的事 也是如此吧 大家都会一直在一起的.”

鹿野用手肘捅捅伸太郎的肩膀,“你也是这么希望的 没错吧?”

“啊……”

伸太郎将视线移向窗外 断断续续的蝉声缭绕在他的耳畔 恍惚间仿佛又看见了那笑颜.

「那家伙也是这样希望的吗?」

「她一定很遗憾吧 明明那么想和大家在一起.」

「谢谢这句话 究竟我应不应该说出口?」

「好像突然有点能够理解你那份无法传达的心意了……」

「嘛……这样的日子 也蛮不错的……」

「只是我很怀念 也很憧憬 和你一起度过的夏日.」

「究竟能来到吗.」

「要问我的话 我是非常希望的哦.」

「没关系的啦……大家最后能聚在一起 我也非常开心呢……」

「伸太郎说谢谢的话 我肯定是会认真回答的哦 虽然 直到最后我也没能为你做点什么.」

「希望你一直能保持现在的心情呢.」

「我一直在等待着那样一天.」

「一定能来到吧.」

……

“但是呢……”

“那份未能传达到的心意 不是那样的……”

“要一并被遗忘在蝉声逐渐消逝的夏末吗……”

“果然还是……好想和你一起度过那个聒噪的季节.”

“那种花的名字 你是否想起来了呢?”

“夏天的花.”

“我也很在意啊……那个夏天的故事.”

「关于你的事.」

「关于我们未能一起度过的那个盛夏.」

「我不希望它就此完结啊.」

—END—

「伸文——相同的话」①

Ps:背景为小说八卷伸文在阳炎世界里相遇的情景。

-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从来没有。

但她那与逐渐衰退的夕阳交织在一起的笑容,一遍又一遍地撞击着我内心最深处的那根弦。

“啊……好久不见啊……”

我挠挠头,有些别扭地说着。

啊啊……原来被这看似永恒的两年横亘以后,我的千言万语,首先化成了轻飘飘的一句“好久不见”啊。

“是呢。”

“伸太郎,好久不见啊。”

她轻快地眨眨双眼,仿佛轻快地拂去了两年的时间。

啊……此时此刻,我到底该说什么好呢?

“文乃啊啊啊!!!这两年我想死你了啊!!!”

不不不,这样估计会被当成怪叔叔而被警察带走的吧。

虽说这个地方也没有警察什么的。

“你当初为什么什么都不留下就离开我了?什么都不告诉我?楯山文乃,你是有多狠心啊?”

这样的话,那和狗血剧情里的人渣男主没什么两样吧。

思索了一阵,我最终缓缓开了口。

“啊、那个,你是非常清楚「目冴」的事的吧。不,应该说,你清楚所有的事吧。”

轻薄柔和的窗纱被窗外吹进来的微风撩起,不偏不倚地挡在我们之间。

“……”

她低头不语,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把双手背在背后。

啊啊啊!久别重逢时的对话,我居然先以这个过于现实的话题开头了!

我是有多么不会说话啊。

记忆里自己也多次因为说话方式的问题引发了许多麻烦。

比如,与榎本结下梁子,导致她变成ene住进我的电脑之后对我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没办法,那时的自己,仗着先天智商的优势,总是不屑于与一般人为伍。

从我出生,除了父亲和母亲,还有妹妹,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和我多说一句话,包括一直都很器重我的老师们。

直到那个寂静的夜晚,与她相遇。

虽然她那时又是紧张兮兮地自称是我同桌啦,又是可怜巴巴地请求我教她做题啦,我也并没有改变我强硬冷漠的态度。

这个家伙是有多蠢啊……被留下来还不小心睡着了。那么简单的题,教了几遍才勉勉强强会做。

我也不是那种贪恋女色的人,虽说她也不算是什么“女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她的一刹那,有一股暖流流进我的身体。

不,应该说是一直囤积在我身体里的一股神秘的力量被释放出来。

“好久不见……?”

只有那一刹那,我意识到,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就像那种没能一起并肩作战的遗恨占据我身体之前就认识了。

而且,已经来来往往重复循环几千遍了。

啊啊啊、果然是好奇怪的想法,那时的我迅速地、像甩掉什么沉重的负担一样甩掉这个想法。

明明是刚认识的人……

明明我还记不住她的名字……

难道……我真的贪恋女色???

我,如月伸太郎,处在莫名其妙不可思议的「阳炎daze」空间里,像四年前处在夜晚教室里的我丢掉那个想法一样,丢掉了重新回忆那段羞耻的历史的想法。

那时候的她,楯山文乃,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眼前她缓慢浮现起的笑容,快要充满我的整个身体。

包括我的大脑。

睁眼闭眼,都只是她。

也只能是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日思夜想了两年的人,现在就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咫尺之间。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温热的鼻息,还有洗发水浓郁的清香。

“唉……”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想要叹出这两年来日日夜夜无数次心碎的声音。

自那夜以来,她就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虽然觉得这么说可能非常矫情,但我想,把「陪伴」用「守护」来代替,也不为过吧。

因为自那以后,她每时每刻,都微笑着待在我身边。

虽然她总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做着莫名其妙的事,挂着莫名其妙的微笑,但是我啊,实在是没办法讨厌起她来。

尽管这样,那时的我认为这一切是她自己的意愿,亦或是说理所当然,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那一副待人惯用的嘴脸,去对待她。

去伤害她。

曾经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她,哪怕只有一点点。

人都是思想简单、自以为是的生物。

总是微笑的人,一定生活得很幸福吧?

那种人怎么可能了解我心中的苦痛。

直到夏末的那一天。

一切都看上去安然无恙。

带着浓厚湿热气息的风一如既往地缠绕在我身上。

病蝉拖着最后一口气息不甘地苟延残喘。

心中无法释怀的苦楚。

什么都不懂,还在傻笑的傻子。

灼热的夕阳下,被人拉住。

扭捏的语气中,我不想读出那份从未见过的坚定。

不可能啊!我不想啊!为什么这么麻烦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又要说什么!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废话啊!

“烦死了啊!!!”

“滚到一边去啊!!!”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

天快黑了。

那时的我不知道,我的世界,也即将陷入一片混沌与黑暗之中。

……

……这两年,我到底是怎么浑浑噩噩度过的啊,我自己也开始模糊不清了。

最开始的那几天,完全失去了做一切事情的欲望。

包括活下去。

心里被突如其来的锋利的刀剐开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冰冷的血液并没有流出来,而是迅速冷凝,变成一个又一个坚硬的冰柱,肆意扎在伤口上面。

倒是悔恨之情满满地溢出来,很快占据了身体每一个角角落落。

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她,梦见她温柔的笑脸,梦见她的朱唇玉齿,梦见她消失不见。

“……不要说这么寂寞的话啊。”

“不要离开我啊……”

醒来后,映入眼帘的没有戴红围巾的小小身影,只有伸向空中的双手。

我突然很想了解她。

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喜欢吃什么食物?擅长的事是什么?喜欢看什么书?喜欢什么颜色?为什么一直带着红色的围巾?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当然,肯定不可能是我这样的。

毕竟,我一次又一次伤透了她的心。

为什么一直陪在我身边?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

肯定,她也一定是想在离开之前想要对我说点什么。但是啊,那时的我啊……

这两年一直以来束缚着我的最大的问题最终浮现出来。

为什么要离开?

这之后发生的事,这几天我每天都会一遍又一遍地回想并感悟,毕竟,我宅在家的那两年,除了ene的到来,我想不出任何能让我感到愕然的事。

啊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啊……

看着现在所处的这个奇怪空间,和眼前有些惊慌失措的人儿,我再一次发出感叹。

那么,这次,就一定要好好地,聊一聊吧。

再次感受窗外拂近来的清风,摇动她的围巾,吻在我的面颊上,我这样想着。

“啊那个,抱歉。”

我坦然地呼出一口气,就好像呼出了这两年来所有的遗恨、愠怒与无奈。

“让你久等了。”我这样说着,对上文乃清澈的眼眸。

“我们说说话吧。”

“就从我丢下你的那一天,开始聊起。”

我咬咬牙齿,还是把这些词句挤出口外。

她看上去好像有些愕然,随即融化成安然。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露出那个微笑,好像和从前一样,也好像有些不同。

“伸太郎。”她凑近我的脸,晃荡的发丝一缩一缩地挠着我的面颊,洗发水的味道铺面而来,我有些眩晕。

这种从未拥有过的感觉……

“在开始之前,我有一句话,一定要对你说出口。”

“我们还有太多时间可以聊聊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但任何事,都有来不及做的时候,所以我想,现在就告诉你。”

“这也正是个最合适不过的时机。”

她黑亮的眼瞳闪着点点晶光。刹那间,我好似预测到了,她要说出口的「那句话」。

是……那天被我打断的话吗?

“suki……”

这个词啊……不知不觉之间,我念出了口。

“伸太郎,我喜欢你哦。”

—END—